县域内就诊率超90% 到2025年长沙全面建成健康强市

  • 时间:
  • 来源:南京健康养生

彭放 邓桂林

今天的长沙街头,鹤发童颜、精神矍铄的长者比比皆是。从1949年的35岁跃升至2018年的79.5岁,长沙人均预期寿命翻了一番多,见证了70年来长沙卫生健康事业的巨大飞跃。

特别是党的十八大以来,长沙率先全省建成覆盖城乡的“1530就医圈”,“看病难”渐成过去;全市公立医院药品零差率销售,“看病贵”逐步解决;全方位、全周期的医疗卫生服务体系正在构建,让市民“少生病、不生病”,健康获得感不断提升。

健康是民之所盼、幸福之基。长沙市委、市政府始终把人民健康放在优先发展的战略地位。根据《推进“健康长沙”建设的实施方案》,到2025年,城乡居民主要健康指标达到发达国家水平,全面建成健康强市……在建设“健康长沙”的新征程上,市民的幸福之基不断夯实。

基层医疗大发展

小病不出乡、大病不出县,县域内就诊率超过90%

一大早,长沙县春华镇卫生院,55岁的放射科医生周春平像往常一样忙碌着。周春平一家三代在这里工作,他们见证的春华镇卫生院的发展变迁,是近70年长沙基层医疗发展的缩影。

周春平的父亲周耀和今年82岁,从19岁开始就在村里当“赤脚医生”。“那时出诊都是走着去,看病主要靠‘望闻问切’。父亲凭借勤奋踏实,23岁当上了春华镇卫生院第一任院长。当时卫生院的条件十分简陋,一套桌椅、一个脉枕,加上血压仪、听诊器、体温计的‘老三件’就是卫生院的全部家当。”周春平15岁高中毕业跟着父亲学医,1982年考取了乡村医师证,1991年也来到春华镇卫生院工作。不过,在周春平的记忆中,那时候病人很少,因为当时卫生院软硬件条件都有限,农村群众缺乏健康意识,小毛病就在家拖着。

多年来,长沙努力构建基本医疗保障网,不断增强保基本、兜底线能力,推动医疗卫生工作重心、资源配置双下沉,让群众在家门口就能“看得上病”。从2013年起,长沙在基层医疗卫生机构实施标准化建设、服务能力提升、规范化建设等3个“三年行动”和中医服务能力提升“三年行动”。全市建成85个乡镇卫生院、93个社区卫生服务中心、1309个行政村卫生室、249个社区卫生服务站,实现了“1530就医圈”,城市居民步行15分钟、农村居民步行30分钟可到达最近的医疗机构。就在那一年,春华镇卫生院整体搬迁,成为长沙县首家实现整体搬迁的镇卫生院新建项目。周春平的女儿周巧玲大学毕业后也回到家乡,在春华镇卫生院负责公共卫生服务。

如今,全自动生化仪、DR/CR数字影像、彩色B超、中医康复理疗设备等成了乡镇卫生院的标配,80%以上的基层医疗工作者拥有大专以上学历,老百姓的常见病、多发病,在基层医疗机构就能接得住、治得好。随着医联体建设和名医工程建设的全面铺开,目前,市级公立医院与基层医疗机构建立医疗联合体79个;16家市级名医工作室利用自身优势,在30家乡镇卫生院、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分别建立名医工作站,让老百姓“家门口看名医”的梦想逐步变为现实。2018年全市乡镇卫生院、社区卫生服务中心诊疗人次891.16万人次,较2015年增长42.85%。

今年9月8日上午,伴随着轰鸣声,一架橙色空中救援直升机从天而降,稳稳降落在宁乡市人民医院办公楼前坪,机上医护人员迅速跳下飞机,与早已在附近等待的急诊科医护人员一起,将机内一名“重伤员”抬下机舱,平稳放置在推车上,紧急送往急诊抢救室……这是2019首届县域医院发展高峰论坛暨宁乡市人民医院建院80周年成果展示会上的一幕,快速高效的直升机救援演练,标志着宁乡迈入空中救援新时代!

宁乡市人民医院感染科主任医师许定岚是共和国的同龄人,眼前的一切让她感慨万千。1975年,许定岚刚到医院工作时条件十分简陋,全院只有1台救护车、1台X光机、120张病床、108名工作人员。1976年,医院扩建门诊大楼,全院职工担土方、搬砖,人人动手,自力更生;1986年,新建住院大楼,增设了心血管、呼吸内科等科室;2001年,按照跨越式发展的战略思路,医院开始易地建设、整体搬迁。如今,这座沩水之滨的花园式医院已创建成全省首家县域三级综合医院,编制病床1500张,医院员工近1900人,高、中级职称人数797人。

目前,宁乡市中医医院、浏阳市中医医院均成功创建三级甲等中医医院,浏阳市人民医院为三级综合医院,全市县域内就诊率超过90%,基本实现“小病不出乡、大病不出县”的目标,群众在家门口就能“看得上病,看得好病”。

医药改革领先推进

破除以药养医,每年减轻医疗负担4500万元

20世纪80年代,我国启动医疗卫生体制改革。90年代中后期,因为资源短缺导致的“看病难、住院难”开始得到缓解。与此同时,公立医院的“功利病”日益引起关注,药品价格虚高、医用耗材贵、检查检验多,成为“看病贵”的重要原因之一。

2009年,新医改大幕拉开。新医改提出取消药品加成,全面实施公立医院医药分开综合改革,使公立医院回归公益性。

2015年4月,中央深改小组第十一次会议审议通过《关于城市公立医院综合改革试点的指导意见》,提出破除公立医院逐利机制,直指“以药养医”等问题。

2016年1月1日,长沙率先全国省会城市、同城同步启动城市公立医院综合改革,协调部、省、市、区属医院同步实施药品零差率销售。

在长沙市中心医院治疗的杨海波深有感触,因患再生障碍性贫血,他每月需注射“瑞白”。“过去10支‘瑞白’1200多元,实施药品零差率后,便宜了200多元。”杨海波说,药品零差率销售政策给需要长期用药的患者带来了明显的实惠。

改革后,市直属医院药占比较改革前下降7%左右,每年为患者减轻医疗负担4500万元;基层医疗机构药品销售金额下降25.23%,患者医药费用负担明显减轻。

全民健康托起全面小康。长沙市委、市政府把全面推进健康扶贫作为精准扶贫的重点工作。2017年,原市卫生计生委和市扶贫办联合印发了《长沙市健康扶贫工程实施方案》,对农村贫困患者实施分类救治、九种大病实行专项救治、每个贫困家庭配备家庭医生、县域内住院先诊疗后付费、构建省市县三级救治体系等一系列措施,确保健康扶贫落实到人、精准到病,有效解决因病致贫、因病返贫问题。

医疗能力大提升

医疗资源居中部省会城市前列,救治更高效、服务更贴心

就在几年前,人们都无法想象,在脊柱的缝隙中、在密集的神经血管上,在那些肉眼难以分辨、手术刀无法触及的细微处,治疗该如何进行。人到中年的彭先生一度走到了人生的绝境,他因腰痛持续加剧到医院检查,被发现骶尾部长了一个肿瘤,确诊为骶尾部脊索瘤。因手术风险非常大,一直采取保守治疗。随着肿瘤的不断长大,影响到行走和排便,令他痛不欲生。

2018年5月,彭先生抱着一丝希望慕名来到长沙市第三医院骨科名医工作室,经全面检查,骨科专家发现其脊索瘤直径已达到20厘米,完全侵蚀了骶骨,威胁到腰骶段。骶骨位于脊柱末端,周围有丰富的神经和大血管,手术过程中稍有不慎就会导致大出血或臀部以下感觉和运动功能损伤。骨科名医工作室领衔人雷青带领团队进行了7次大讨论,决定借助3D打印技术,一次性为患者摘除肿瘤,并重建骨盆环。

“术前,我们还原了患者的整个腰骶段和骨盆环形态,订制了3D打印钛合金骶骨,在3D打印模型上预演手术过程,确保手术精准。”长达8个小时的手术,专家将重达1.5公斤的巨大脊索瘤和被侵蚀的骶骨精准切除,并将3D打印的钛合金骶骨植入到患者体内,重建骨盆环。术后第二天,彭先生就恢复了自主排便功能,至今复查情况良好。该手术的成功实施,标志着该名医工作室3D打印在骨科的应用技术达到国内先进水平。

“我刚参加工作那会儿,很多危重病、疑难病都无法得到有效救治,只能靠吃药、打针等方式保守治疗。”有36年从医经验的雷青回忆,到了上世纪90年代,关节置换术、骨科微创手术逐步在临床广泛应用,骨科的分科也越来越细,不仅疗效越来越好,手术伤口也越来越微创、美观,患者恢复越来越快。如今,长沙市第三医院的骨科已发展为长沙亚专科分科最全的大骨科。在这里,人体的每一块骨头、每一个关节、每一处脊椎都能找到相应的专家。从2013年开始,雷青带领团队在市级医院中率先开展3D打印技术、数字技术在骨科的临床应用研究,其技术支撑已经覆盖周边省市20余家大型三级医疗单位,成功开展临床应用案例1000余例,让越来越多的骨病患者受益。

医疗服务能力的大提升,是市民健康的保障。70年来,长沙医疗卫生资源总量持续增加,彻底告别了缺医少药的时代,优质高效的医疗卫生服务体系正在建立。目前,全市辖区内有注册登记的各级各类医疗卫生机构4700余家,实有病床7.37万张、在岗职工9.35万人、卫生技术人员7.74万人,每千人口卫生技术人员9.78人、病床9.31张,居中部省会城市前列,高于全国平均水平。随着近年启动实施科教兴医“25111”工程、名医工程建设,引进和培养了大批名医,名医带动名科,名科成就名院,市直医院服务能力提升驶入快车道。目前,长沙市直医院拥有高级职称专业人员1800余人,中级职称2700余人,占比分别为17.3%和26%。拥有国家级重点专科3个、省级重点专科25个、市级重点学(专)科62个,市中心医院通过中国胸痛中心、中国高级卒中中心认证,各医院疑难重症诊治能力和复杂手术开展能力持续提升。

22分钟能干什么?一顿饭还没吃完,一集肥皂剧还没结束,长沙市中心医院中国胸痛中心却在22分钟内帮助45岁的急性心肌梗死患者李文武跑赢了死神。

救心高速路的搭建,得益于近年医联体、智慧医疗项目的建设。长沙市中心医院与29家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基层医院签订协议,建立“长沙市胸痛中心急救网”微信群,心血管内科、急诊科、介入室等科室专家常驻微信群,随时为基层医疗机构的医患提供帮助。在胸痛患者到达医院前,首诊的基层医疗机构已将其心电图、化验单等上传至微信群,胸痛中心医生快速诊断鉴别并做好手术准备,实现患者未到,信息先到,为抢救患者节约了宝贵时间。

智慧医疗项目的实施,不仅让医疗救治更高效,也让医疗服务更贴心。

“您好,社区医生为您发起的转诊申请已通过审核,请到我院双向转诊挂号窗口,出示此短信享受优先就诊待遇。”近日,凭着这条短信,家住开福区的许先生顺利住进了市一医院的病房。社区医生提交转诊申请,在线预约大医院床位,患者还能享受双向转诊医保优惠政策……数据网上“跑”代替了患者线下跑,智慧协同分级诊疗信息平台的上线,给患者的不仅是方便,更是一份舒心的就医体验。智慧信息平台的建成,巧妙地将基层首诊、远程会诊、双向转诊、远程培训、家庭医生、基层进修、帮扶管理等功能融合到同一平台上。

目前,全市7家市直医院全面实现住院、门诊病历电子化,启用临床路径管理系统;建立电子病历、健康档案资源库,共计采集全市居民电子健康档案660余万份、电子病历80余万份,实现市直医院居民电子健康档案、电子病历互联共享;住院自助结算系统与医保系统对接,实现住院服务价格、药品清单、费用缴纳、出院业务等一站式、自助式即时查询和即时结算。

公卫服务上台阶

提供生命全周期的卫生健康服务,市民少生病、不生病

党的十八届五中全会将建设“健康中国”上升为国家战略,提出将健康融入所有政策,以治病为中心转向以人民健康为中心。

“我们现在提出以预防为主的健康策略,就是要把工作重心从疾病治疗转向健康管理,转向提高市民的健康素养,为市民提供生命全周期的卫生健康服务,让大家少生病、不生病。”长沙市卫生健康委党组书记、主任周敏表示。

姚女士最近怀上了二孩,在长沙市妇幼保健院免费接受了无创产前基因检测。该检测只需采集孕妇静脉血,提取胎儿游离DNA,就可同时检测3种染色体疾病,准确率超过99%。过去这项检测自费需要1600元,自2018年4月全面实施健康民生项目以来,长沙的孕妈妈都可以免费享受这一“史上最强健康福利”。长沙还率先全国创新推出了妇幼健康“十免十优”服务,孕产妇死亡率、5岁以下儿童死亡率控制在较低水平。

高血压是我国最常见的慢性病之一,一旦控制不好,可引发脑卒中、心肌梗死等严重后果。在长沙县黄龙新村卫生室的高血压监测点,全科医生邹泽负责村里485名高血压患者的健康管理、用药指导和高危患者的转诊工作。患者的诊疗信息、用药情况被录入到长沙县医疗信息系统,卫生主管部门、上级指导医院可随时调阅信息,并进行指导和管理。病情复杂的患者,可通过绿色通道转到社区卫生服务中心诊疗,疑难杂症患者会被转诊到县级医院高血压专病门诊。

市卫生健康委负责人表示,改变过去“重医疗、轻预防”的模式,长沙积极转变基层医疗卫生机构服务模式,全面推进以高血压为突破口的基层慢病医防融合工作。目前,在全市93所社区卫生服务中心、85所乡镇卫生院、1309所行政村卫生室和249个社区卫生服务站开设基层高血压示范门诊、高血压专病门诊和高血压监测点,建立覆盖城乡的高血压诊治和防控网络。

近年,长沙贯彻落实“预防为主、防治结合”的卫生与健康方针,不断完善公共卫生应急平台和体系建设,人均基本公共卫生服务经费标准从2009年的15元提高到60元,实施14大类55项国家基本公共卫生服务项目,覆盖居民生命全过程。率先实施了“城市癌症筛查干预”“脑卒中筛查干预”“口腔疾病筛查干预”等国家项目近10项,直接获益群众30余万人。作为国家级医养结合试点城市,长沙积极开展预防、医疗、保健、护理和康复等多种形式的养老服务,在有条件的医院增设养老病房,为老年人提供医疗、养老、护理综合服务。

健康教育馆、健康骑道、健康步道、健康公园、健康餐厅……长沙已创建各类健康支持性设施400余处,“健康大讲坛”公益讲座受益群众近百万人次。在新一周期城乡居民健康促进行动中,从健康教育、健康生活、健康管理、健康服务等方面和环节,实现卫生和健康工作由“以治病为中心”向“以健康为中心”转变。

病有所医,长寿可期。“健康长沙”让市民感受到稳稳的幸福。

重庆50强房企金阳地产资金谜局:办公区仅不到

每经记者:陈利 每经编辑:魏文艺近日,一则关于重庆金阳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下称金阳地产)因无力偿债、所持重庆

2019-11-08

刚推出的退休乐活社区新品又火了 为什么又

如果说,要书写一部广西楼市发展史,嘉和城必定会被添上浓墨重彩的一笔。时针拔回到15年前,彼时的南宁,刚获得东博

2019-11-08

几款很有吸引力的汽车,整体搭配出色,年轻人就

丰田锐志:外观大气而且沉稳,看着就讨人喜欢,油门灵敏而准确,轻轻踩下去就有动力反馈,指向性没的说,坑洼路段也不会

2019-11-08

养猫能改善抑郁症,这是真的吗?

不知道猫友们看过“流浪猫鲍勃”这部喜剧没有,家庭破裂令詹姆斯遭受巨大打击开始自暴自弃,他染上毒瘾,身无分文

2019-11-08

联合国儿童基金会与世界卫生组织发布数据积

鲸媒体讯(文/王水)11月7日消息,近日,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和世界卫生组织联合发布数据显示,目前全球大约每五个青少年

2019-11-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