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雪芹:才华横溢难补天,泪尽神出成巨著

  • 时间:
  • 来源:南京健康养生

01 出身豪门

·

曹雪芹,名沾,字梦阮,号雪芹,又号芹溪、芹圃。中国古典名著《红楼梦》的作者。

祖籍存在争议(有辽宁说,有河北说),出生于江宁(今南京)。清内务府正白旗包衣世家,他是江宁织造曹寅之孙 ,曹顒之子(一说曹之子)。

曹雪芹的五世祖曹锡远,原本是汉人,明朝的将领。明末归顺后金,加入满洲籍。

四世祖曹振彦在清朝开国时期军功卓著,顺治十二年,升两淮都转运盐司运使,十五年离任时,已是从三品的高级官员。

曾祖父曹玺是顺治帝的亲信,在政治、军事、文史、艺术方面都有一定的才能。因文武兼才,被拔入内廷作二等侍卫,管理銮仪事,后升入内工部。康熙二年,监理江宁织造,从此曹氏家族开始定居江南。

曹玺的夫人孙氏,做了康熙帝的保姆,康熙帝对她很有感情。

祖父曹寅做了康熙帝的伴读和御前侍卫,后任江宁织造,兼任两淮巡盐监察御使,极受康熙宠信。原配顾氏,早卒,后娶李月桂(李煦父)之女李氏。

曹寅去世后,其子曹顒接任江宁织造。康熙五十四年(1715)正月,曹顒在北京述职期间病逝,无嗣。

康熙大发恩旨,让曹顒堂弟曹过继给曹寅,接任江宁织造。是年三月初七,曹奏折称:“奴才之嫂马氏,因现怀妊孕已及七月。”此遗腹子即曹雪芹 。于四月二十六日(公历1715年5月28日)生于南京江宁织造府。

曹雪芹满月后数日,六月初三曹奏折:“连日时雨叠沛,四野沾足。”此即曹雪芹名“沾”的机缘。

“沾”字取《诗经·小雅·信南山》“既优既渥,既沾既足,生我百谷”,有“世沾皇恩”之意。

“雪芹”二字出自苏轼《东坡八首》之三:“泥芹有宿根,一寸嗟独在;雪芹何时动,春鸠行可脍。”

康雍两朝间,曹家祖孙三代共四个人,主政江宁织造达五十八年,家世显赫,有权有势,极富极贵,成为当时南京第一豪门,天下推为望族 。康熙六下江南,曹寅接驾四次。

·

02 家学渊深

·

曹雪芹本人并没有亲历康熙南巡盛事,他出生在康熙晚年,此时曹家盛况已过,因为多次接驾和应付各路贵族,曹家在经济上出现巨大亏空,危机四伏。

尽管如此, 曹雪芹早年在南京,还是享受了一段锦衣玉食、富贵风流的公子哥生活 ,日子过得心满意足。

童年的曹雪芹很淘气,厌恶八股文,不喜读四书五经,反感科举考试、仕途经济。虽有曹严加管教,请了家庭教师,但因祖母李氏溺爱,每每护着小曹雪芹。

曹家祖上虽是武官出身,之后的曹家子孙却均是文才出众,可谓家学渊深。与红楼梦书中的贾府情况,并不一致。

曹寅青年时代文武双全、博学多能而又风姿英绝,为人风雅,喜交名士。

他通诗词,晓音律,好书法。有《楝亭诗钞》八卷、《诗钞别集》四卷、《词钞》一卷、《词钞别集》一卷、《文钞》一卷传世。

曹寅书法

曹寅曾奉旨总理扬州诗局,负责校刊《全唐诗》、刊刻《佩文韵府》。他还是个藏书家,曹家藏书极多,精本有3287种之多。

康熙十七年正月,举行博学鸿儒科考试。曹寅当时二十三岁,在京任銮仪卫治仪正,参与考试接待事宜,与各省著名学者傅山、顾景星、邵长蘅、李因笃、汪琬、陈维崧、施闰章、阎若璩、尤侗、朱彝尊、姜宸英、毛奇龄、毛际可等人,都建立了较深的感情友谊,其中大多数人在曹寅一直保持密切联系。

曹寅任织造之后,与江南人士的交游更加广泛。有人统计,与曹寅有诗文交往者约二百人。

作为康熙帝的亲信臣子,曹家长期居于江南,担负着笼络江南士子的重任。经过曹寅的努力,他成为主持东南风雅、众望所归的人物,在江南地区享有极高的声誉。

曹寅深厚的文化教养和广泛的文化活动,营造了曹家的文化艺术氛围。当时的曹家呈现出空前的繁荣。

江宁织造署旧址

曹雪芹自幼生活在这样一个富丽的文学美术环境之中,博览群书,尤爱读诗赋、戏文、小说之类的文学书籍,其他诸如戏曲、美食、养生、医药、茶道、织造等百科文化知识和技艺莫不旁搜杂取。

苏州织造李煦、杭州织造孙文成,皆与曹家连络有亲。李煦还兼任两淮盐政(治所在扬州,曹寅生前也曾兼任此职)。

曹雪芹小时候走亲访友时,多次游历苏州、扬州、杭州、常州等地,对江南山水风物十分钟爱。友人敦诚、敦敏诗作谓为“秦淮残梦”、“扬州旧梦”。

据考证曹雪芹幼时在拙政园住过,红楼梦所描写的大观园,许多景物、建筑,可以在苏州园林中找到原型。

拙政园·东园

袁枚在《随园诗话》中记载:“康熙间,曹楝亭(曹寅)为江宁织造,每出,拥八驺,必携书一本,观玩不辍……其子雪芹撰《红楼梦》一部,备记风月繁华之盛。中有所谓大观园者,即余之随园也。”(随园,原本为曹寅为迎接康熙南巡营建)

《红楼梦》最动人的黛玉葬花,也可以追溯到曹寅。他的《楝亭诗钞》里就有两首葬花诗。

·

03 家道败落

·

雍正上台后,曹家遭受一系列打击。雍正六年(1728年),曹以“行为不端”、“骚扰驿站”和“亏空”罪名革职,家产抄没。曹下狱治罪,“枷号”一年有余。

13岁的曹雪芹,随着全家迁回北京居住。曹家从此一蹶不振,日渐衰微。

北京曹雪芹纪念馆

刚回北京时,尚有崇文门外菜市口老宅房屋十七间半,家仆三对,聊以度日 。但为了偿还所欠银两,以及填补家用,不得已卖地。有家奴趁此作乱,更有贼寇入室盗窃,终至沦落到门户凋零,人口流散。

经历了人生的重大转折,曹雪芹体会了世态炎凉,对社会有了更清醒、更深刻的认识。

·

04 广交名流

·

雍正末期,曹雪芹已经长大,他代替曹料理家务接待宾朋。曹家兴旺时,与很多贵族家族有千丝万缕的联系,甚至还有姻亲。

比如平郡王福彭,是克勤郡王岳托后裔。其母嫡福晋曹佳氏,是曹寅之女,所以福彭是曹雪芹的姑表兄。

再比如弘晓,是怡贤亲王胤祥(就是雍正最爱的十三弟)的儿子,袭怡亲王爵。

还有敦敏、敦诚兄弟,努尔哈赤第十二子英亲王阿济格的五世孙。他们都与曹雪芹交往甚密。

即便曹家败落,以曹雪芹的才华和学养,令他在北京朋友圈里,不乏王孙公子。在与他们的交往中,曹雪芹得以领略北京王府文化。

敦诚敦敏和曹雪芹

乾隆元年(1736),曹雪芹二十二岁,谕旨宽免曹家亏空。此后他曾任内务府笔贴式差事,后来进入西单石虎胡同的右翼宗学(旧称虎门)担任一个不起眼的小职位。

乾隆九年(1744),曹雪芹三十岁。敦诚十一岁,敦敏十六岁,入宗学。兄弟俩十分敬仰曹雪芹的才华风度,欣赏他那放旷不羁的性格和开阔的胸襟。

在漫长的冬夜,他们围坐在一起,听曹雪芹诙谐风趣、意气风生的“雄睨大谈”,经常被曹雪芹的“奇谈娓娓”“高谈雄辩”所吸引、所折服。

敦诚《寄怀曹雪芹》诗云:“当时虎门数晨夕,西窗剪烛风雨昏。”记录并深切回味这段难忘的日子。

曹雪芹大约于本时期写作《红楼梦》的初稿《风月宝鉴》。

·

06燕市狂歌

·

乾隆十二年(1747),曹雪芹三十三岁,这年移居北京西郊。

此后数年内住过北京西单刑部街,崇文门外的卧佛寺,香山正白旗的四王府和峒峪村,镶黄旗营的北上坡,白家疃(西直门外约50里)。

这个时期,曹雪芹住草庵,赏野花,过着觅诗、挥毫、唱和、卖画、买醉、狂歌、忆旧、著书的隐居生活。

此时他生活贫困如洗,靠卖字画和福彭、敦诚、敦敏、张宜泉等亲友的救济为生。

敦诚《赠曹芹圃》诗云:“满径蓬蒿老不华,举家食粥酒常赊。”

·

07 著书黄叶村

·

曹雪芹在北京早期还做过一些不起眼的差事,中晚年的他,尽管经济极为拮据,却更加蔑视权贵和官场,坚决隐居不仕。

但他“补天”之志从未懈怠,以坚韧不拔的毅力,“披阅十载,增删五次”,将旧作《风月宝鉴》写成了巨著《红楼梦》。

《红楼梦》是曹雪芹用心血铸就,倾注了作者大量的情感。乾隆二十七年(1762年),他的幼子夭亡,长期的劳累,加上过度的忧伤悲痛,令他卧床不起。

乾隆二十八年(1763年)除夕(2月12日),因贫病无医而逝。

敦诚作《挽曹雪芹》,敦敏作《河干集饮题壁兼吊雪芹》,张宜泉作《伤芹溪居士》。

乾隆四十四年(1779),曹雪芹去世十七年,敦诚作《寄大兄(敦敏)书》怀念曹雪芹。

·

08 才华横溢,但无才补天

·

具现有史料来看,曹雪芹爱好广泛,多才多艺。

他对金石、诗书、绘画、园林、中医、织补、工艺、饮食等均有所研究。除了红楼梦的创作,他还曾撰写《废艺斋集稿》《南鹞北鸢考工志》等多册关于金石、工艺美术、烹调等方面的书籍。

曹雪芹“身胖,头广而色黑”。他性格傲岸,愤世嫉俗,持才傲物、豪放不羁,颇有李白之风。嗜酒,才气纵横,善谈吐。

曹雪芹的诗立意新奇,风格近于唐代诗人李贺。他的友人敦诚曾称赞说:

“爱君诗笔有奇气,直追昌谷破篱樊。”“知君诗胆昔如铁,堪与刀颖交寒光。”

曹雪芹又是一位画家,喜绘突兀奇峭的石头。敦敏《题芹圃画石》说:

“傲骨如君世已奇,嶙峋更见此支离。醉余奋扫如椽笔。写出胸中块磊时。”

可见他画石头时,寄托了胸中郁积着的不平之气。

尽管曹雪芹满腹才华、满怀抱负,但身处腐朽不堪的王朝中,他的才华完全无法发挥。

坎坷的人生、残酷的现实、腐朽的王朝、恶浊的社会,令他忧愤不已。

他把这些忧愤,都倾注于笔下,用全部心血,凝结成了一部旷世名著。

·

09 为红楼洒尽血泪

·

红楼梦的成就,在中国古典文学中,是无可争议的最高峰。即便在世界文学的大殿堂中,也首屈一指。(可惜宥于东方文化的复杂性,外国人很难看懂)

根据脂砚斋的透露,曹雪芹为写此书,长期悲伤劳累,最后泪尽而亡。他说:“能解者方有辛酸之泪,哭成此书。”“书未成,芹为泪尽而逝。”

足见曹雪芹心中忧愤之深。

当代很多人解读红楼梦,过多的从家族秘史、青春回忆录角度来看,更甚者,认为作者在忏悔自己少年时不学无术、不近科考、不走正统道路,用自己潦倒一生来警示后人。

这些低劣的生存观,实在是看扁曹雪芹,错谬的无以复加。曹雪芹如果愿意向现实低一点头,以他的才华绝伦,和众多贵族朋友,他有无数机会解决自己的生活问题。

他一生困顿,只因他一身傲骨,心有块垒!

所谓辛酸之泪, 没有补天之志的庸人,压根无从理解。

相关搜索江宁织造江宁织造博物馆曹寅与康熙曹寅为什么亏空曹寅曹雪芹曹寅的诗

这些专业教育部点名支持,奖学金倾斜!

注意!这些专业被教育部点名支持!快看看有没有你学的专业?近日,教育部办公厅等七部门印发的《关于教育支持社会服

2019-10-22

肝不好,睡觉会出现4种迹象!占1个,说明你“肝功

常言道:养肝就是养命,肝脏是集代谢、解毒、防御、凝血等重要功能的器官,一旦肝不好,人也会百病丛生。肝脏与睡眠

2019-10-22

湿气“重”的人,身体会有4种迹象,细心观察,其

健康养生,快乐生活,这里是健康播报机,我是健康达人,带你一起科学养生!中医讲:湿气不除,百病丛生,在我们日常生活中,很

2019-10-22

阳气决定寿命,用这几个方法养足阳气!一家人终

阳气决定寿命,学会“养阳”,就是最好的养生!《素问·生气通天论篇》曰:“阳气者,若天与日,失其所,则折寿而不彰。”

2019-10-22

打造“龙九味”品牌助力中医药发展

黑龙江日报10月22日讯 “要让我省得天独厚的中医药禀赋变成产业优势,就必须要打造自己的知名品牌。”在第二

2019-10-22